探访盖州古城有如一次穿越之旅

古建施工队

盖州要修复汉基、明墙、清瓦的盖州古城了。对于在历史中湮没的街区,按旧制重建;对于保留下来的古迹,除安全加固和环境整治外,不做过多修饰,保持原汁原味和岁月痕迹;除了修复古街古宅,同样重要的是“修复”、留存和发扬当地居民的生活方式和文化特色,重塑历史文化名城形象。 
 
  探访盖州古城,有如一次穿越之旅,一步步走进往昔,又跃向未来。 
 
  窗外的高楼大厦渐渐发生了变化,开始显现出许多上世纪八九十年代的建筑特征,其中夹杂着些更老的,确凿是上世纪五六十年代的标志。我们的目的地显然不在这里,选择最窄的岔路,那里有更老的老城。 
 
  接连的青砖瓦房开始占据了视野,一些断壁有拆迁中的痕迹,但是看不到拆迁机械。打听之后才知道,我们已经走在盖州古城的南、北中轴线上。去年6月,拆迁设备已经开进,到任不久的盖州市委书记班耀康到现场叫停了拆迁,否则,这里现在该是一片工地。 
 
  远远地在路的尽头,隐约看见了一座城门楼似的建筑跨在道路中央。 
 
  走近才觉气势夺人,这是盖州钟鼓楼。该钟鼓楼始建于明朝,距今637年,平面长37米,宽14米,由楼座与座上殿宇组成。钟鼓楼上,东西为钟鼓亭,中间为观音阁,阁后为大雄宝殿,左右各有一配殿。正殿前,钟亭、鼓亭分立两侧,另有清同治年间重修碑记两块。 
 
  这个古城的制高点,在古代用于报晓告昏,以及紧急情况时告诫百姓。俯瞰,目力所及是安适的青砖小街,依稀可辨“四合院”形制的老宅,南关饭店、鼓楼复印社等老招牌,以一种迟缓的方式好像生活在时代另一端的居民,组成一幅2400年历史的彩扩。 
 
  盖州古城汉基明墙、清瓦,号称关外唯一,至今余貌尚在、风采犹存,1平方公里的原址,至今保留着40万平方米的连片老建筑群。 
 
  清代中叶,盖州成为东北的财货通衢,“名闻八闽,声达三江”。古城内的三江会馆、山西会馆、山东会馆、福建会馆可为此提供佐证。古城还浓缩着老盖州的民俗,盖州人会讲起他们传承有序的泥塑、皮影,与古城有着怎样的渊源,还有文化名人吕公眉、沈延毅,那里是他们的老宅。 
 
  在古城,一脚就能踩出一段历史;反之,一镐头可能砸毁一段文脉。“民为风,建筑为貌,修复古城要体现原生态风貌,如果一刀切连片改造,盖州古城就缺少了魂”,盖州市古城办主任说。 
 
  于是,自去年底盖州市启动古城改造与提升工程以来,散落在城里城外各处的老砖老瓦老条石,都成了宝贝,被精心搜集积攒起来,用于日后的修复工作。于是,“原汁原味”、“重保护轻开发”的理念被逐级深化,有关部门对古城历史文脉进行全面梳理,从古至今,从重点文物到简易民居,从既有建筑到历史残存,从人物到事件,从历史论证到民间传说,从文化传承到非物质文化特色,从物质形态到非物质形态进行了系统的全面的挖掘、统计。 
 
  秉承“延续文脉,弘扬个性。街区保护,整体协调”的既定原则,盖州市聘请清华大学历史文化名城研究中心编制古城规划,规划包括《古城保护与提升总体研究》《古城及周边控制性详细规划》《历史文化街区保护规划》《古城环境整治规划》。其中古城环境整治规划包括两个方面:辰州路街道整治规划和护城河滨水环境整治规划。谭振国介绍,护城河清淤已经结束,共清理护城河流域12公里,清理20万吨垃圾淤泥,对上游28家排污不达标企业提出关停整改要求,引大清河活水入护城河。 
 
  按照规划“十二五”末,古城及周边保护范围内,全国重点文物保护单位普遍得到抢修,历史建筑得到全面修缮;核心保护区所有历史文化街区、具有传统风貌特色的历史街巷、文物保护单位、重要历史建筑周边、护城河周边地带环境明显改观,历史风貌得以初步恢复;核心保护区基础设施得到基本改善;建立健全法规保护体系,形成古城保护长效机制。 
 
  这是一幅可以预见的图景:漫步在盖州古城,街巷的宽度还停留在几百年前,古城墙、护城河、老屋、人间烟火。有文化渲染、休闲休憩场所、有别致的小景,步行街铺排盖州特色商业,并融入盖州文化展示,如盖州皮影、石氏泥塑、赵氏风筝、书法绘画等,古城里萦绕着辽剧、舞动着秧歌、高跷。 
 
  盖州市委书记班耀康说,古城文化、古城人也是古城的一部分,对古城保护开发不能把居民赶出去,老街里裱画的还裱画,卖酒的还卖酒,古城里还住着某位历史名人的七代玄孙,也应该留下,将来给游人讲讲古城里的故事。